王耘的个人保险咨询 保险加盟热线:4006-779-889
个人信息 更多>
王耘 销售经理
预约咨询
执业证号:02000132090080002018060016
所属机构: 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所在地区: 江苏 盐城
关注我:
微信
王耘的名片
轻松存手机
资讯详情
被“逆选择”拖垮的千万级互助平台
2021-04-06 来源: 沃保网 浏览: 3

  继轻松互助宣布2021年3月24日18点正式关停之后,水滴互助也水滴互助发布公告称,原互助计划将于2021年3月31日18点正式终止!而据最新消息显示,这两大互助平台相继宣布关停或许是因为被“逆选择”恶性循环拖垮了。

被“逆选择”拖垮的千万级互助平台

  对于这两家互助平台的关停,一家大型寿险公司运营中心负责人分析称,“互助平台兴盛于网络流量,失败于风险管理。”

  天风证券分析师夏昌盛也指出,从互助平台盈利模式来看,平台管理费对自身盈利的贡献微乎其微,能否有效地将短期流量导向长期客群才是盈利的关键。然而,由于前端审核宽松,网络互助平台吸引了大量的非健康体,随着分摊金额的快速上涨,健康用户很可能会退出互助平台,最终形成“逆选择”的循环。

  向保险业务引流

  是互助平台盈利关键

  要弄明白网络互助平台为何纷纷关停,首先要清楚他们的经营模式。

  网络互助是一种原始的保险形态与互联网的结合。但与传统保险不同的是,网络互助计划是一种互助性经济组织,利用互联网的信息撮合功能,会员之间通过协议承诺承担彼此的风险损失,可以简单描述为“小额保障+即收即付”制。

  以轻松互助为例,加入互助计划后,用户健康时,预存10元加入互助,成为互助会员。如有会员生病,轻松互助平台就会直接从这10元里扣取用户需要均摊的费用,帮助生病的用户渡过难关,即“一人患病、众人均摊救助金”。

  由于用户基数庞大,前期均摊到每个用户费用并不多,每月几元钱。费用扣完后,系统会提示用户“余额不足”,用户再进行充值就可以继续享有保障。一旦患病,则可获得10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的大病医疗保障金,成功实现“花小钱、治大病”。

  网络互助的经营理念来源于保险经营模式,但网络互助比保险产品更便宜,这是网络互助的最核心竞争力。有媒体在对一家保险公司的一款重疾险测算后发现,保额为10万元的重疾险,若投保人为30岁,保障终生需要每年缴费4773元,且连续缴费10年,这对消费者来说是笔不小的开支。

  为什么网络互助比保险产品卖得更便宜?这主要源于网络互助的中间成本较低,平台管理费微乎其微,没有保险公司高昂的设立成本、运营成本和再保险成本,自觉选取了低风险概率的保障品类,从而可以实现“去中介化、零附加费用”。

  既然网络互助的管理费微乎其微,为何互联网巨头纷纷进入该领域?对此,夏昌盛表示,目前国内网络互助大多是“流量+风险教育”的业务模式:通过众筹、互助平台积累潜在客户,培养风险意识,最终实现将用户转化为商业保险购买者。从盈利模式来看,平台管理费对自身盈利的贡献微乎其微,能否有效地将短期流量导向长期客群才是实现盈利的关键。

  在这种模式下,倡导“一人患病、众人分摊”理念的网络互助开始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特别是三线及以下城市和农村用户人群的认可。2020年发布的《网络互助行业白皮书》显示,2019年,我国网络互助平台的实际参与人数达到1.5亿人,发展速度极其迅猛。在参与网络互助的用户中,八成年收入低于10万元,68%的参与者无商业保险,七成参与者分布在三线及以下城市,也就是保障相对薄弱的地区。

  互助平台审核宽松

  导致健康用户“逆选择”

  随着大量会员涌入互助计划,网络互助平台的弊端开始显现出来。

  “由于前端审核宽松,网络互助平台吸引了大量的非健康体,随着分摊金额的快速上涨,健康用户很可能会退出互助平台,最终形成逆选择的循环。网络互助所产生的‘劣币驱逐良币’问题,将主要从两个方面影响平台经营状况。一是参与人群大幅下降、赔付案件数量上升,将引起偿付能力不足,进而影响平台持续经营;二是平台参与人数下降,极大增加从自有互助平台向保险业务的引流难度,盈利模式将难以为继。”夏昌盛认为。

  此外,赔付预期不稳定、定价相对粗放、可持续性受质疑等诸多经营弊端也考验着网络互助平台。例如,就定价问题,保险公司对被保险人的保费定价细化到具体年龄,30岁的成年人保费普遍比31岁更便宜。但按照互助模式,对于重大疾病类的年龄区别定价相对粗放,一般是以五年或十年作为一个区间段。

  诸多困境让网络互助用户量出现锐减。2021年以来,轻松互助的参与人数连续下滑。截至2021年3月22日,轻松互助平台的参与人数已从2020年末的1800万人左右减少至1735万人。其他网络互助平台的参与人数也在近期出现显著下滑。其中,相互宝的互助分摊人数从2021年1月第一期的10101万人下降至3月第一期的9593万人,短时间内大幅缩减500万人左右。

  参与人数下降,人均分摊额势必提升,进一步加速了网络互助会员的减少并形成恶性循环,最终拖垮了网络互助平台。上述险企运营中心负责人表示:“为了观察网络互助平台,我也加入了一家平台的互助计划,交费额确实在逐步上升,上个月我刚交了98元。”

  即使是继续经营下去,面临的监管风险也不容小觑。早在2020年9月,银保监会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局发布的题为《非法商业保险活动分析及对策建议研究》的文章称,有的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涉众风险不容忽视。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如果处理不当、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平台监管缺乏制度依据,处于无主管、无监管、无标准、无规范的“四无”状态。

  美团互助于2021年年初关停后,时任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兼新闻发言人肖远企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回应称,“我们觉得,美团互助偏离美团主业和逆选择风险不断增加,是其关闭的主要原因。下一步,我们还将对网络公司做互助业务进一步关注,了解其运行方式和风险情况,再根据情况采取相应措施。”

  “若未来银保监会明确将网络互助平台纳入监管,落地相关具体政策,网络互助平台的展业将进一步受限,行业格局可能会从零散走向头部整合。”夏昌盛认为。

  互助平台关停后

  庞大用户群何去何从

  自2020年8月百度旗下的灯火互助关停后,今年以来更是出现一波“关停潮”,包括美团互助在内,已有3家头部互助平台相继关停。会员众多的头部互助平台关停后,众多的会员又该怎么办?

  3月26日,水滴互助在公告中表示,“对于在互助保障中的会员,我们将通过保险升级您的保障。在得到您的同意后,我们将为您投保一年期、最高保额50万元的健康险,保费由平台承担。同时,您还可领取健康礼包,包括在线问诊和体检等多项服务。原互助计划将于2021年3月31日18点正式终止。在此之前,不幸确诊大病的会员,自首次诊断之日起180天内可继续向平台发起申请,若符合原互助条件,将由平台提供合理赔付。对于您账户内的余额,平台将从今日起5日内发起退款。”

  轻松互助则公告称:“关停后,对于关停前符合互助条件的会员,我们将核定合理的互助金额进行最后一次均摊,此次均摊后的用户余额将退款至用户的微信钱包(7个工作日内),同时所有会员健康服务权益继续保留。对于2021年3月24日前,以及关停日后7天内不幸确诊大病的会员,并在2021年3月31日前提交救助申请的会员,轻松互助计划将提供合理的互助金妥善救助。”

  从两家头部互助平台的公告来看,关停后会员将失去长期保障。大批会员有可能转向互联网保险平台。夏昌盛分析称:“轻松互助等平台关停后,其客群流量将向其他平台转移,利好两类公司。一是致力于发展自有流量且与大型流量平台保持良好合作关系的线上化持牌保险机构;二是线下代理人专业能力强、通过差异化服务取胜的大型保险公司。”

Copyright ©2008-2021 厦门诚创网络股份有限公司  平安保险
闽ICP备08003619号  网站管理 客服热线:4006-779-889

193736个用户完善保障计划

马上
提交

扫一扫微信留言

193736个用户完善保障计划

SS